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仮面 H side 
仮面的第一章、吧。

==============
仮面
H side






當獄寺隼人一年後在會議上見到雲雀恭彌時,他們都已經二十四歲,所以那是個十一月的時節了。比起以前總躲著不參加各種節慶交誼場合,他們確實都成熟多了,於是獄寺只是盤據了長桌一角,不時打撈雞尾酒缸裡飄浮的橘黃水果切片打發時間,表演進退得體的那套好像他是待嫁的閨女。雲雀也是,獄寺知道對方同樣以一種若有似無的態度與社交活動並存著,他們在宴會彼端、穿著簇新的訂製西服,輕聲細語不妨害台上爵士樂團的演奏,存在著。

要是十年前的他們,絕對無法想見這個畫面吧。無論是在這種場合,或穿著昂貴色西服,還是這樣應對著社交場面。雲雀甫入門他們就打了照面,但是同樣不知道要講什麼的他們錯身而過。獄寺突然想起國中時他們在天台上不知道幾次的打鬥,同樣打的血流滿面但都不認輸的兩個小毛頭,跟現在真的相差過遠,他笑著將手中酒杯一飲而盡。

窗外沒有夜景。這點認知讓他有點說不上的失望,他喜歡城市勝過鄉間的別野,習慣人工的燈火勝過月光。不時有人跟他打招呼,獄寺不時回過神來聊天敬酒。在大部份的手黨社會中,如他們這年紀的孩子才剛離開街頭,尚未爬升到這種領導階級;所以放眼望去,屋子裡多是四十歲以上的中年男子,討論的都是獄寺沒空去理會的休活動,高爾夫球啦,酒啦,遊艇啦。

他正想再去添一杯雞尾酒時又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想著:啊真是的不能等我裝完嗎的獄寺禮貌性的請對方稍待,才抬起頭來。是雲雀恭彌。他看來跟記憶中的沒有出入,看過幾次穿西裝的樣子後獄寺也漸漸習慣,不會再覺得每個地方都很怪異。

「你的領帶總算可以整齊的掛在這了。」良久後獄寺說,似乎在等他先講話的雲雀像是鬆了口氣,微微頷首,他們一前一後離開了人群的範圍,尋找可以安靜對話的場所。

雲雀打這種絲質領帶一切都好,只是他看來不怎麼在意衣著,時常想打人就動手打人,最後一氣呵成的將領帶扔開,再撿回來時上好的領帶都被腳步或火炎弄得不成樣子。他們都成長成習慣這種文明項圈的生物了。不介意講話對象還帶著酒杯的雲雀在鑽出落地窗簾前頓了下,像是想起來他的優良紀律應該要執行,最終放棄,獄寺看雲雀俐落掀起米白防塵,內簾是半透明、下部色與米黃蕾絲的薄幕的雙層窗簾,然後轉頭看了他半眼,像是自知理虧的隨意在桌邊擱下酒杯,信步跟上。

十一月不是微涼晚風的季節了。剛出大廳的範圍獄寺就感覺到風意刺骨,他現在還能藉著半晌酒意禦寒,不過稱不了半小時吧。首先講了話的他不想再講話,事實上,『誰先開口講話』在他跟雲雀的相處模式中,算是角力的項目之一───而他通常是輸的。冷風從敞開的領口灌進,獄寺沉默地替自己扣上領口,現在才仔細思考起一年是多久。

他刻意地不去計算。在最開始最開始他就告訴自己,有些事情可以去記,有些最好不要去記。例如說,跟雲雀上過幾次床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爽到高潮到;例如說,某個家族前陣子才暗插他們一刀,不過現在他們是友好的朋友。所以某一天他早上醒來沒見到雲雀,他也就是爬下床洗澡,開車上班………沒有半個問題的過他的生活。雖然他知道要去探求解答,把話講出來才是最快速有效的辦法,不過面對著這傢伙,總有種勝負心理呀。

「你瘦了。」

不,胖了三公斤因為前陣子跟十代目回日本好好的玩了一趟。這種彆腳開場白呀,這男人呀。獄寺彎下身,把手臂放在及胸高度的白色大理石製欄杆上,再將自己的臉頰靠在臂上,一樓有個很美式的游泳池子,上面蓋了塑膠布,深藍色的搖晃。他不知道怎麼在這段關係裡獲勝,當然,感情這種事不是獲不獲勝之類的───這些他都知道。

因為開場白被硬斷,雲雀又恢復了沉默。

「外面好冷,我要回去了。」他看見雲雀一直把他送的戒指戴在手上。是戴來向他示好的麼?隨便他。

獄寺想問題出在他自己身上,怪不了誰。他害怕更加親蜜的接觸,他害怕沒有某個人他就什麼都作不到,他不相信任何自身以外的事物。雲雀少見的動了動嘴但沒說話,眉頭皺出陰鬱的神色。也許能讓雲雀露出這種表情的他就算是勝利了,也許。

從幼少以來,他也只有過那麼一次夢,不過多年來一直記著。他被誰抱在懷裡,動作輕柔,可是插在他背脊上的刀刃深深穿過細縫抵住他的心臟,由他喜愛的人帶給他的。四周的人沒人注意到,講著他們歡欣快樂的話題,他全力的想伸手抓住誰都沒有辦法的死去。醒來後他獄寺隼人突然就像個成人般對一切都帶有戒心了,這沒什麼不好的,幾次他都因此不屬於孩童的防備心躲過了暗殺,躲過了殺害他母親的人想再次殺害他。然後他一路躲避,跟雲雀在一起,然後理解他放下這個盔甲就好比要了他的命一樣:他已經沒辦法容忍任何的傷害。

所以跟雲雀的交往,就像是他知道結局的故事,他冷眼看著故事終局,不知道是因為早知道了結局於是無動於衷,或是一心想達成結局而對什麼都無動於衷。

「雲雀」他叫著那個人,失去了少年時那些的氣燄作偽裝,空虛到他必須點起煙來打發,在弓起的手心中點起火:「我真的很喜歡你,但是我沒有辦法……這樣下去,這就是我對於你的一切都不聞不問的原因。」

「如果這是你想知道的答案就是這樣。」

獄寺笑著將火紅的煙頭指向雲雀,光點在風裡忽亮忽滅,搖曳不過十秒就被過於猖狂的風壓成一道白煙。

「你就嘲笑我是個沒安全感的草食動物吧。」


雲雀不會的。雲雀同樣知道這份恐懼。
他們就像是沒有雙手可以擁抱彼此的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rengezou3.blog110.fc2.com/tb.php/1-dfc09e22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