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仮面 K side 
勉強算為假面的第二章。
==================
仮面
K side



突發性的性愛稱做一夜情,持續一段日子的叫床伴,所以當床伴也不再上床,這稱作什麼?
you told me, Hayato.




雲雀恭彌沒問過主人同意不同意的、就打算重新住回嵐宅。獄寺光是在市中心就有四處據點,從坐落在高級住宅區到中下階級的夾板樓都有,而他,也是四處的鑰匙都有的。進入第一間住所,愛稱是cell的那間,很意外從外面的密碼鎖到指紋辨識,再到房門電子鎖全都沒有更動過。就連裡面崇尚後極簡時期的擺設都沒有變過,這意味著對方很少住在這裡。在回憶中、他們最常擠在市中心某條大道旁的公寓裡,牆面破損,燈光昏暗,空間狹小到走在連結浴室跟臥房之間的走道,只容的了一個半的人通行。雲雀提了提手中的行李袋子,估計著時間,搭計程車直接往市中心前進。

他以前可以什麼都不說的重新闖入獄寺的生活。睡在一張床上,吃光獄寺冰箱裡所有的食物,用光所有的衛生紙但不負擔生活開銷。如果他想,獄寺不會拒絕,就是一串抱怨罷了,從沒有認真的想過他們之間是什麼,就只是耗盡整盒整盒的保險套與潤滑油。雲雀下車時買了咖啡跟報紙,土磚色的牆面即將要被十二月的雪覆蓋,他把紙杯放在掌心,站立在街尾。穿著高檔風衣的他與這片雜亂的景色不相符,有小孩子假意喧鬧的朝他撞來,雲雀按住孩子的肩膀,不著痕跡地讓孩子看清楚他手上的戒指;他們不一定認得人,不過全認得那幾個幫派徽章的樣子,一轟而散的不在附近徘徊了。

鑰匙孔老舊得鏽出些粉,原本想要掏出鑰匙的雲雀拉住門把,使力推開。帶有潮溼陰冷味道的空氣撲鼻而來,或許是因為冬天到了吧,雲雀記得這裡在夏日時攀滿植物翠的景色,他環顧四周,這次記下冬季蕭瑟的樣貌。

穿著簡單的T恤與深灰色刷白的牛仔褲的獄寺拈著半枝煙,見到他來後像是好笑般的發出低低的笑聲:「怎麼?這次要住多久?」

從地上散落的煙灰看來,或許已經站了一陣。無從判斷是從哪個時間開始站在這的,也許是他鍵開cell的電子密碼鎖的同時就收到消息。雲雀安靜地走過獄寺的身旁,沒有回對方話,他永遠不知道他們之間是什麼,怎麼處理,如何對話。可是就算不知道這種事情,世界還是可以照常運作,所以他像以往一樣無視對方的任何意見,憑著他的喜好作事。胖了三公斤是謊言吧,他瞥過獄寺清楚在陰天下投出溝漕的瑣骨,帶上門也帶上那個男人,好像這裡才是他雲雀恭彌的居所。

「───你沒聽懂嘛,雲雀。」獄寺一腳擋住了門,不願室內沾染上煙草味的猛吸了口香煙後邋遢的將煙按襲在斑斑點點的牆面上,再扔在門口:「這次已經跟以往再也不一樣,我已經無法再這樣下去;這對你來說或許很抱歉,不過我已經受夠了。」

他把行李袋放在布製躺椅的尾端,假裝沒聽到對方的任何一句話,開始將裡面疊放整齊的襯衫一件件拿出。如果無法作出相對應的承諾,請不要再靠近我,他知道獄寺那些話內裡包含著這樣的意義,但是……。

「你知道的,隼人,你明明再也清楚不過了。」他背棄了他的沉默。將最後一件西服褲從袋中拿出,害怕凹折的掛在椅緣後開口,他無須背過身子講這些話,雲雀盯著獄寺的臉,卻怎麼也接不下話。

(我們之間什麼問題都沒有,卻開始無法忍受這段關係的理由。)

這世界不存在任何的解答,救贖,承諾。就算他可以在此刻不像他自己的對獄寺作出一番感人的告白,那也是虛象。大概獄寺已經忘記了,最初的最初他們就基於這種同理心概念發展關係,瞭解了人際關係與床後蜜語沒有意義,不執得浪費心神,寄托在精神中的只是自我滿足,真實牽絆的則是彼此滾燙的體溫。

「───住嘴!」

事實上什麼都沒有講出口的雲雀閃過了對方朝他丟來的傘架。獄寺知道自己的逾越與無名的渴求,於是更加憤怒,連入門玄關處上的煙灰缸,相框都執起朝那個惹他心煩意亂的男人摔去,最後一把扯下上面的勾花布巾,扔在地上。銅製的傘架連同裡面幾把雨傘都摔了出來,砸在餐桌上連帶掃下桌上堆積的調味料罐與文件,翻出來的蕃茄醬中相框正面朝下的被弄髒。

「這邊弄髒了,我們換間住吧。」他懶得打掃,想來獄寺從來也沒成長成有勇氣面對憤怒後刺人傷口事物的人,雲雀閃掉了所有的飛行攻擊物,又開始把拿出的衣物折好放回行李袋。

要問他是否想過明確他們兩人之間關係,他沒有。他們都不適合討論這個,雲雀想著或許是一年左右的任務真的太長,但是一旦產生留戀感只會越來越糟。他們都還不適合為這種事綁手綁腳。也許獄寺的脾氣感傷過了就會過去吧,他偶爾也這樣感傷的,那一年裡他不時想著這裡過起來雖然髒亂,倒也是愉快。

「搞什麼!你這傢伙到底怎麼想的!!」眼見雲雀仍沒有過多反應,自顧自的作手上的事,獄寺衝過混亂的地面,抓住雲雀的肩膀:「你到底把不把我當人看?」

「───你到底在想什麼?雲雀恭彌!」

雲雀以眼角掃過了獄寺,最終視線定回拉鍊上銀白的掛牌上,似乎無法再保持這種無言的沉默了呢。他不知道獄寺是否哭了,不過上氣不接下氣是真的。抓著自己肩膀的手指使力到指節發白。

(我們怕痛,卻喜愛制造讓自己疼痛的弱點,就是這樣而已。)

「你需要冷靜。」他聽見自己這樣說,同義字是自己也需要冷靜。這裡已經找不回什麼簡單快樂的相處了,找不回什麼自我空間跟獨立了。再這樣下去那些東西不過是口頭名義,實際上有什麼部份操之他人。明明他們都這樣討厭這種事的、不是嗎?為什麼弄得只有他還謹記得這條分界線?

他聽見獄寺一下一下的抽氣的聲音,拿不定主意是否真的有決心,甩開這隻手。







(他真的也非常喜歡的、又白又細長,姿態神經質又帶著不可冒犯的優雅的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rengezou3.blog110.fc2.com/tb.php/2-c790575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