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仮面 ch3 
仮面
chapter 3




雲雀最後離開了那棟屋子,將獄寺留下在夜的昏暗中。場景似曾相識,無論多少次他們都是這樣離開對方的範圍圈,前往下一個未知的地區。他步下幾道台階時難得滑了一下,穩住重心的同時停下步伐,捏緊冰涼的鐵扶杆的同時忍耐回頭的欲望。

「…………我走了。」向背後的空氣丟下話語。

「你想逃嗎,雲雀恭彌?」聽起來像是回復了冷靜的獄寺在暗中回話,還能在其中分辨出些鼻音,也許趁雲雀收完東西轉頭離開之際狠狠擦過眼淚吧,也許沒有,反正都是不確定的空想罷了。

也許他想逃,有何不可;不停反問著彼此知道答案的問題,可笑透頂。那個結論他們誰都不適合,就是這樣而已。雲雀整理了風衣鈕釦,擦去不知何時沾上的水跡。

「你想要我再也不出現,又說我想逃呢、獄寺。」他把稱謂從草食動物換成了你、之後又漸漸換成了隼人,最後換成了姓氏。這一方面是他們關係的演變史,一方面也就是文字遊戲。雲雀舉起右手,輕輕在牆上敲了三下,若是要像新年的鐘聲一樣連響一百零八道才能徹底刨除煩惱,那遠遠不夠。一些崩落下來的石灰沾住了他的手,在指節上留下灰白的痕跡。雲雀搓揉著那點骨灰白色的粉末,一次兩次三次四次,如同習慣動作一樣,指腹摩搓。

他們的堅強源自某些軟弱。為了那些個軟弱,像海底的甲殼動物一樣,層層包覆著不願讓人碰觸到的柔軟內裡。他們恐懼著同樣的事,能互相靠近那麼多個日子,已經是某種奇蹟。躺在床上,超近距離觀看一個人睡著時不如醒來時人模人樣,互相抱怨不同的生活習慣差異,是雲雀最早之前,連想都不屑去想的。而總算到了盡頭,無論想與不想,最終就是、盡頭了。

如果能像之前那樣,不是很好嘛。要是獄寺會哭著作些不像他會作的事,也許雲雀就要感覺愧疚了。他感謝著獄寺仍未放棄鎧甲,試圖有尊嚴的向他要求著些事物。這能讓他們就算分開,也保有最後的一道防護。那麼的想要靠近,害怕靠近,想要………愛,並且害怕愛。

坐車到達機場後,雲雀想起來醫生說過要去再復診幾次的。不過醫生哪裡都有,他跟草壁也都慣常帶著自己的診療計錄,這事可有可無。只是想要停留在這裡而已,他捏著胸前口袋裡的護照與機票,不想去計算自己換過多少本護照,出入境的章這樣蓋滿世界各地的章。頻繁出入在這義大利,就算整整一年未到,仍戳滿了半本護照。這代表了什麼,這代表著就算不說那個字,不去承認這件事實,他以另一種事實在那傢伙的身邊,掩耳盜鈴的活著。

與其更加的傷害那傢伙,這樣就很好,不原諒也可以,隨他高興的去解讀這一切也可以。雲雀將左手西裝口袋裡的紙拿出來,被折疊兩次的紙上印著燙金到無趣的華麗紋章刺人視網膜,反覆閱讀後那些單調指令已經深絡在腦海裡某一處,似乎彭哥列裡總有人以為自己是神,設定些過於美好慈悲的目標但不作什麼備案。以前就這樣,未來也會這樣,直到他死前大概都是這樣。他揉掉了紙,讓草壁替他把指令處理掉。

為了什麼呢,為了錢?為了更強?作這些事情。





隨便了吧。脫下的戒指安穩的躺在保險櫃裡,沒什麼光,有暗色的絨布坐台襯在那,要是他死了草壁也知道不用擅自將之還給獄寺隼人。他喜歡草壁這樣,知道他寧可鎖在櫃子裡也不願丟失重要東西,寧可就擺在那裡,只用眼神靠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rengezou3.blog110.fc2.com/tb.php/3-eec9c6db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