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仮面 ch4 
仮面
chapter 4






請阻止跨越分界線的我,並在一瞬間獲得解脫吧。






獄寺沒看雲雀怎麼走到大門,花了五分鐘等車來接,因為他把時間花在廚房裡。藉由搓揉抹布、瀝水的過程,耗費掉如果看了就會想要作些事,例如說再一次抓住那個人的衝動。淺的抹布握在手裡時帶有潮濕冷意,未到沉重的地步,只是僵硬、野草一樣扎手。他把抹布摔到蕃茄醬上後才想起應該要先把東西撿起來,用手腕壓著眼角的在混亂前蹲下,先移開傘架,再撿拾相框碎裂的玻璃。

原本想拿裡面最大塊的玻璃,但是在伸手之前就被較近的一塊刺了手,看著指尖滲出的紅點緩慢從點擴散成飽滿的血珠,滴在白銀框架的背後,立架與釘扣之間。背後是色卡紙,急忙抹掉了也留下圈印子。他不坑一聲的扔下了抹布與碎玻璃,單手打開相框背,取出裡面與十代目的合照,放在旁邊的書報夾最上方。雲雀這點比誰都瞭解他,獄寺嘲諷一樣地低笑,他可以去破壞,但是沒有勇氣面對殘骸,比起去收拾弄壞的事物而飽受譴責,他會扔開。那裡其實不只一張,獄寺瞥過頭去看兩張照片因為疊合過久而彷彿合一的側面,灰白色難以辨認的線條有些扭曲,像是邊角受了水氣又勉強晾乾,帶有顯而易見的曲線,中段有道撕開了又呵護般的用膠帶黏回去的裂縫,那些都不會隨著時間癒合的。

另一張是誰呢、不用說誰都知道的吧。連去掀它的心都沒有,獄寺放棄了的丟下還是髒亂的地面,跨著腳步去拉了電話。經年累月讓他一面夾著一面拖在範圍裡走,米白色的電話線被扯得變形、拉長許多,猶豫半晌他播了電話給常年幫忙整理環境的幫傭,請她明天有空來幫忙清掃。

跳過那些砸得粉碎或仍堅持著原形的擺設,進去臥房,同樣堆滿文件書籍,不像手黨而像不修邊幅學者的房間一樣。獄寺隨手拿了科學雜誌,坐上床,背抵著那面牆,想在心跟屋子都混亂成這樣時,作點睡前閱讀後睡去。最後發現自己的手穩不住書,不停顫抖。他不知道什麼時候,空虛成這樣子了,假裝不去管那個人,也不過是被動的等待。

(那麼沒有用,不長進,假裝什麼冷淡呢。)

他把書砸上牆,渴望那震落的粉灰像冬雪一樣把一切蓋住。指頭上戳出的小洞已經被暗紅色的凝固血塊堵住創口,獄寺將指頭放入嘴裡囓咬。然後發覺自己自始自終都沒點大燈,屋內裡僅剩餐桌上頭那黃燈,映著他自己可笑的樣子。

手機裡SIM卡他存過一條mail,那mail收件人就是雲雀,沒事時偶爾都會把那拿出來看,可是永遠下不了決定要寫上什麼。起因不過是他們兩個糾纏不休,直到講什麼都是多餘。於是獄寺想了、也許空白也有空白的美好吧,要是有天真的需要,他就會傳條空白的mail給雲雀,也許是今天,也許就是現在。閉著眼睛按下送出,不知道是抱持著怎樣的心情,他下意識抓緊了胸口的衣服,與指尖血珠混成櫻花色澤的唾液隨著動作在衣領劃下粉紅筆畫。

「…………這沒什麼的、沒什麼的。」他得好好嘲笑自己現在尖起耳朵想等待什麼的窩囊樣子。獄寺隼人把手機電池拔了SIM卡拔了,抓起棉被告誡自己,過去一直都是這樣的,犯不著現在排山倒海的感覺空蕩,感覺自己犯賤。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rengezou3.blog110.fc2.com/tb.php/4-5ddcf578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