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仮面 ch5 
仮面
Chapter 5









那封簡訊一個字都不帶反而讓人煩惱異常。草壁哲也一邊把晨報跟咖啡都買了,一邊快著步子在街頭竄著。平日這助理一樣的工作輪不到他,不過今天難得恭先生身邊的人變多了,恰巧商談公事的迪諾與羅馬利歐先生都在,給團團圍住、暫時無其他事情好作的他,抽身用簡單的跑腿換取呼吸的時間。那封簡訊白的在恭先生的光屏上像是淺藍色的,恭先生只重重闔上螢幕,用那聲響表達他部份心情。

就連廣告mail都像是知道什麼的繞行過那只手機,大概只有一個人,能像是習慣了那些凜冽的兇殺氣息,若無其事的直達SIM卡深處。草壁知道那是雲雀願意讓他看的,不然哪有他站在他身後還拎個登機箱,就輕輕鬆鬆往前一彎就覷見手機屏子裡空無一字的內容,而右上角發件者寫著Hayato。但他說不準為什麼一概不需要他人意見,喜好獨斷獨行的雲雀恭彌刻意讓他看見了那些。也許是恭先生無言的請求意見,從中學時兩人就是工作上的夥伴,草壁知道他底下也許是這個意思,不過未得到更多首肯表示前,似乎作個悶不吭聲的罐頭好。

誰叫恭先生跟獄寺先生都是悶罐頭的料呢,連帶著他常年也訓練了一身假裝盲人又不忘細處的本領。要作個優秀的副手很困難,草壁一雙眼睛裡記載了過多資訊,像是他可能比任何敵手都理解雲雀出招後跟轉身時那側腰上的空隙,像是他有如侵犯隱私地理解兩人生活的細節、就算事實上照顧雲雀先生人在義大利時的食宿的人明是獄寺先生,但不客氣的簽帳發票是往他自己懷子裡塞。

他得說真的,那兩人玄的很,無論是起頭還是終結都玄。草壁一概當那些他們住在一起的時候是他休假的時間,他不很清楚,只能從簽帳卡上一道道昂貴越洋飛來的日本食材上認知那段他不能過多靠近的時光。首先,獄寺先生拖著恭先生在百貨公司裡的高貴超市裡買食物的畫面怪異,開始他以為是獄寺先生彷簽的,第二次他發現那是真跡,龍飛鳳舞簽上外國人不識的字。他開始假想兩人一前一後,在幾個貨架裡梭巡的樣子,他甚至可以從品名上辨識出那都是恭先生的偏好品牌,因為之後的發票重覆出現。那有點侵犯私領域了,他看著那些發票,過了好段日子,再過久些他也對這些不感覺尷尬了。

恭先生這次心情差的連迪諾都感覺到了,車上泡在他營造出的氣氛中,領先任何冷氣團先行前來。嚴密的表現在雲雀端正冷淡的臉上,所以人都留意到他不時脫出談話中,看似對話題不感興趣,實際上比以往不耐煩的多。

「我搞不懂。」

草壁拿著熱咖啡敲門時聽到這句話,接下來他就聽到迪諾拉高了嗓音,像是以前假裝自己是有愛心的青年教師般的散漫接話:「我可以再講一次………」

「不是講你。」

推門時有點不對勁,草壁估計著該是看到雙拐架在迪諾脖子上的,但雲雀只是像是不耐煩玩具的貓,隨便擺了手,把迪諾又翻開的計畫案拍了回去,又一次心情不佳的轉頭看窗外。他忖度著自己也許該打斷這場不在狀況中的會程,於是他清了清嗓子打圓場:「迪諾先生,對不起,恭先生他有點…………」

有點什麼呢,他講了才想到自己自尋死路。冷汗頓時溜過背脊,可是被提到的人感覺上沒聽到,又轉過頭看了迪諾一眼。

「你說的那個我聽得懂。」彷彿很不耐煩的雲雀還是保持著眼角看人:「再囉嗦,咬殺。」

「就是點事情,哪用的著開會。」最後在一室的人屏息以待後,雲雀說。

「恭先生……………」草壁聽到自己的話像是風中枯葉一般在冷氣團中又翩翩落地。連忙放下咖啡跟報紙,他覺得自己似乎得為成為中間人或當事人之一作出些事後補救:「提出提早開會的主意………是您呀。」

「犯不著你說。」

這發言可說是草壁歷年來的大膽發言榜上前十名。他左邊看看迪諾早就被沖慣,只要拐子鞭子沒掏出來前都還是和平主義者,右邊看看羅馬利歐同樣對於會議總是不了了之了然於心。他還在左思右想怎麼在這一個怪異的情況下和平落幕,而雲雀恭彌又落回坐,雙臂交叉看似又改變了心意。




他很貼心的轉過頭去訂機票,不知道怎麼的他一向體貼到侵犯人隱私,然後意外的沒有什麼風險,反正大不了就退票麼。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rengezou3.blog110.fc2.com/tb.php/5-7e078da9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