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仮面 ch6 
仮面
Chapter 6







多事,雲雀把機票捏在手上時凝聲對草壁說,話語裡大概包夾了些『不用你管』或種種太多太多含意。那封來自獄寺隼人的mail不透隻字,雲雀收到時心底綁上了新一層鎖鏈,那傢伙學會了像女人一樣沉默的勒索。勒索對象是他們剩餘不多的羈絆。他像十四歲時那個雲雀恭彌,現下只想藉由那些骨頭斷掉跟哀鳴沖刷掉那個躁動不安的自己。

躁動不安然後真的被控制的自己。他已經從有些哀傷被變成不解與憤怒,對於自己在這個關係內投下的時間果然最後變成枷鎖,而全是獄寺隼人的錯。跨越了線後自知理虧,卻仍然不放棄的擺弄這些。

像尋常人的拙劣把戲。

「我不會再去見他,草壁。」眼前高他半個頭的男人的臉上出現類似不可至信的表情,以為他『深愛』著他吧,雲雀捨去了那些塞滿他胸口的煩悶,朝著一路以來可能比誰都瞭解他們的草壁開口:「他需要我可憐他?不,他討厭這樣,他也討厭我不可憐他。」

「除了那張臉皮漂亮,剩下的都不足一提的是半桶水………還總是要這樣,那個我想踩就可以踩在底下的尊嚴……沒用的草食動物。」

雲雀不知道自己是用怎樣的表情在講這些,可是他腦子裡飄的是獄寺隼人眼角帶淚又倔強的朝他怒吼的模樣,超越各種感覺揪住他的是深沉的怒火,對於他們執意自找罪受又沾沾自喜以為勳章的行為感到不解。獄寺偶爾展露出的軟弱容易惹毛他,或說那不存在於他的理解範疇中,要是靠一個人太近就不得不看一個人醜態畢露的樣子,那畫面讓雲雀不自在。於是他不是不理解對方的渴求,但遲遲保持著距離,因為他不想也沒興趣看到他們都變成個只會哭著撒嬌的孩子,脫去鎧甲後他們什麼都不是。

對方呆了半晌,輕嘆地將機票收回口袋。看似在尋找還有什麼話可以出口的草壁不發一語的替雲雀領了皮箱。

而他跟他相擁而眠很多個日子,隨著時日推移連雲雀都不能理解是哪個契機推了這一把。是瘋了吧,以為兩個人能只上床,不牽涉別的。他一秒都不想再看到那封mail的快動作刪去,如果也可以順手去除掉那個堵在胸口讓他心神不寧的情緒也就好了,雲雀慎重的對草壁交待,別再提出這件事。

「可是、恭先生,你如果有什麼想法,請直接對獄寺先生說吧………」啊、就說兩邊都是悶罐頭,寧願自己生氣也不願意讓對方瞧出端倪:「你這樣子,並不是所謂的溫柔呀……」

回應他的只是雲雀恭彌石頭一樣的沉默。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rengezou3.blog110.fc2.com/tb.php/6-d8095f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