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仮面 ch8 
仮面
Chapter 8






情勢說不上曖昧,結局想要得以判定。他以自己都意外的冷靜在會議裡發言、報告,強烈的剥離感在身體裡面有迷亂的快感,望向雲雀時,他頓時忘記自己是誰,現在的他只是想讓這場會議結束的工作道具。

這樣說起來,這種感覺像個東西,獄寺在會議散場時摸到走廊尾端拿出煙盒,可以說是場瘋狂的自虐。替自己下完註腳後,他仰起頭單手點起zippo,另一隻手掩蓋嘴上的煙。跟雲雀恭彌靠近就是自虐,就算有殼也要在殼上斑斕出讓旁人目的傷跡。

他怎麼會以為能………全身而退,就算認輸了也得雲雀允許了才能退場。

他的臉有充足的時間在雲雀走到他身邊前擺出不耐煩的神情。真的年紀大了不比十四歲,那時他可以熬夜看足球再一早去接十代目上學,現在經過幾晚睡眠失調睏意在鬆懈時填滿他的思緒。獄寺再次大口吸滿了尼古丁,想讓腦子變清醒些。在雲雀離他三步遠時這個嘗試宣告失敗,他揉了揉自己有點犯疼的太陽穴,煙灰抖落在隨身的煙灰缸裡:「我幾天都沒睡到,現在想睡的要死、沒空跟你玩,你就自己去外面找人咬殺或理論或敘舊吧,不送。」

這點不是推拖之詞。他是真的忘記了這次的會議雲雀會出席,畢竟雲雀在他們的決策會議中慣常壁上觀,純粹賣個出席率。前幾夜忙的焦頭爛額的再校對所有的報告細節,接下來早上跟十代目進行了勞心勞力的攻防戰;雖然對十代目很抱歉,不過這種事怎麼能隨便跟別人說呢,又不是高中女生。他拉了袖口露出底下岩顏色的腕錶,已經下午三點四十,這真是開的夠久了,難怪他突然累得很。用眼角掃過雲雀稍縱即逝的思考空窗期,獄寺不著聲色的銜著煙,有些沒樣子的長揚而去,場景就像他還是個抽煙是禁止事項的中學生,正背過身子迴避風紀委員。不知道能走多久,可是仔細想來他們最遠的距離早就有了,成天上演,東半球到西半球的距離,還有已經停留的時間差,還有他一個人停在了個地方流連、並忘返。

可以去想見雲雀看他的荒謬可笑,但他可能無法認同。不是出於自身意願扮演的丑角總是要為了那些自尊奮鬥喊叫到最後一刻。

「……………………。」

那句話不是完全的無音,不然也沒有意義定位成『話』。獄寺至少聽見雲雀提起了一個音節作為開頭,但終末落於平靜,聲帶停止,單薄的雙唇拉起始與窗邊午後陽光,止於室內陰影的裂縫。

那樣止不住他的腳步的。他在什麼都來不及發生前,以幾乎要得救的心態看見澤田綱吉和與會來賓在轉角談話。








是的我現在得承認了。
我需要他口中那份『毫無意義』的事物;就算是超越靈魂能負荷的重量最後會碾碎我。
不………我早就已經給碾碎了,被我自己推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rengezou3.blog110.fc2.com/tb.php/8-c6286ecc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