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仮面 ch9 
仮面
Chapter 9








一年有多久,他也不知道。澤田綱吉在門前叫住了雲雀,在對方投以冷淡又嚴的瞪視後,止住推出四十五度角的門扉。

「雲雀學長,我有事情想跟你討論。」腋下夾著文件也騙不了那個男人的,綱吉清楚。不過總有些例外,五分鐘前結束交待事項的他,再更往前五分鐘前,在長廊目睹獄寺君、與雲雀學長兩人怪異的相處。那是道警鐘,早上他就已經對整件浮出水面的事起疑,而現在連串掀起的水泡更讓人不自覺亂想。

「我的任務已經達成了,沒什麼好說的。」

綱吉善意的想也許是連續不停的飛行與會議,才能讓眼前的男子略帶疲憊。又也許是更改了住宿地點,過境旅館的狹小令人精神緊繃:「沒有什麼好說的,不過為了感謝雲雀學長這次抽空來開會,還是一起進個晚餐吧?」

對方所指『任務』,其實是考察,主要是軍火協商,整整一年都耗在凱薩琳堡,俄羅斯在烏拉山區的工業城。那塊區域是原本彭哥列甚少涉足的方向,不過也是嘗試性質,想在那裡開始牽出條路。原先,綱吉以為指派給雲雀,大概落得個胡亂收場,雖然他相信草壁會全力的幫忙,不過總是在合作對象又驚又懼中達成半脅迫的同盟。沒想到雲雀學長這次出人意料,柺子動都沒動,幾乎以正常的規畫路線取得大多數當地幫派與供應商的認可。

「我不喜歡你們那些東西。」言下之意是他對西餐倒盡胃口,成天飛機簡餐與洋派冷食都不討喜歡。雲雀不耐的踩了下地板,鞋尖略尖朝上,漆皮上車出的細褶在光線下折出深溝,款項介於時髦與保守之間,意味永不褪流行、也不趕在潮流先端。綱吉覺得自己搭話的技巧已經跟英國人一樣差,他說:「雲雀學長,你的鞋很好看呢。」

「這什麼開頭呀,無趣的要死……要我是女孩子,也會覺得這搭訕太老派。」Reborn鬼影似得悠然推開門縫,滿意他的不成材徒弟不留痕跡的抖顫:「我也只是去了趟布宜諾斯艾利斯、你還是廢物的很。」

「Reborn!你什麼時候回來的───等等這不在預定之中不是!?」這下不好,綱吉覺得飯也不用吃了、獄寺跟雲雀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用打聽了,光是應付這個大麻煩就夠了。比起以往,Reborn找他碴的情況少了,但不能說完全擺脫十四歲那段日子的陰影。原來對門外顧問而言飛行時數也是彈指就能跨越的不存在問題嘛,他放棄去數算機票上的登機當地時間與抵達地時間中間是否出了問題,懊惱的以手撫過額間。

「我提早回來看來也瞧見了了不起的事,你也會想找雲雀吃晚餐?總不會敘敘舊吧?」對於聽到的話題感到同等的意外與好奇,就他所知,就算真當上了十代目,廢柴綱還是如早年一樣對這個雲雀既敬又畏。生性謹慎到膽小,跟隻兔子沒兩樣的傢伙……主動邀請……其實他也不覺得是真心真意的,太引人注目了。

他把帽子拿下,帽沿壓在襯衫上,Reborn撥弄了呢上裝飾用的板織帶,尊貴的彷彿他才是這棟屋子真正的擁有者:「那我們就吃個晚餐,看看有什麼事需要討論的吧?」

如果就給牽著鼻子走,大事底定後,風吹雷劈都請不走他的家庭教師。堂堂彭哥列十代目,澤田綱吉想發出敗北的聲明,接下來跳過這場好比鴻門宴的晚餐。他賭定,什麼都挖不出來,徒腦門上兩道新刮出來的擦傷而已。

但如果抱持著這種想法,可什麼都辦不到呀,他替自己壯了底氣:「Reborn,很感謝你的關心,不過這是我跟雲雀之間的討論,請你別來插手。」

「哼嗯───很不錯嘛,你只有在某些事情上會強硬起來,需要我猜猜嗎?」

「不──不用你猜了,感謝你的好心,Reborn。」糟糕,這樣拖掉時機不大好。綱吉才想起自己已經放開那道大門,就聽到門再次被打開,冷風鑽著細縫打在他臉頰上:「等等、雲雀學長…」

「都已經寫在報告裡,如果有遺漏你就再連絡。」雲雀已經從不耐轉化成不,他皺著眉頭看著搶在他之前握住門把的一隻手。那是Reborn的手,對於那男人在這段談話裡扮演的角色感到無意義並包含太多曖昧的眼神,雲雀有些懷疑,也嘲弄自己的懷疑:無論誰跟誰都不可能知曉他跟獄寺還能怎麼樣,那是當事者都無法言明的事,惶論第三者作出任何評論。

他沒浪費力氣去講話,直接用柺子去揮開障礙。Reborn的手腕滑溜的閃過,有些驚險但用另一角度來看,是時機不多不少的餘裕;雲雀難得的在嘴角漾開點笑意,到現在對這男人來說,他仍不是個能讓之動以真格的對手,不過他們也沒必要動任何真格。

以此空隙,雲雀推開門,腳步在跨過門檻時,他聽到澤田還在喊他,然後Reborn用種再有趣不過的語調問他:「說到此,雲雀恭彌,你現在是要去還失主東西?那不過就是再買就有的東西。」

沒有什麼好回答的,不過就是撿到的東西,要怎麼處理端看撿到的人的心情吧。把煙盒丟進口袋中,那一直讓手掌被吸走溫度的東西,無論幾次反複摩擦都令人心灰意冷的僵硬不帶情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rengezou3.blog110.fc2.com/tb.php/9-77f42cd0